2017年9月6日下午14:00—16:30,在教育学院学术报告厅(1005—5536),台湾中国文化大学哲学系黄藿教授来我院讲学。教育学院院长冯成志教授、教育学系系主任曹永国教授、心理学系系主任周成军教授、教育学系教师肖卫兵博士、余庆博士等及学院研究生、本科生60余人聆听了本次讲座,讲座由教育学院唐斌教授主持。

黄藿教授是台湾中国文化大学文学院院长、哲学系教授,曾长期担任台湾中央大学通识教育中心主任、教授和辅仁大学教授,并任台湾《通识教育集刊》、《哲学与文化》等著名刊物的主编,在西方哲学与通识教育领域均有极高的建树,译有雅思贝尔斯《时代的精神境况》、方迪启《价值是什么》、约瑟夫·皮柏《文化与休闲》《相信与信仰》等经典哲学著作,是享誉海峡两岸的著名学者。

讲座在亲切的气氛中拉开序幕。讲座伊始,黄藿教授表示这是他第二次来到苏州大学开展学术交流,并介绍他的祖籍是江苏高邮,来到家乡进行学术交流感觉到十分亲切。

       1_副本.jpg

黄藿教授首先梳理了博雅教育(liberal education)的历史渊源。黄教授介绍道,在古希腊,博雅教育是指“自由民教育”,其目的不是为了营生,而是追求精神与智性的提升,获得心灵的自由与解放;而中世纪博雅教育的内容是博雅学科(artes liberales/liberal arts),其中包括三科(trivium):文法、逻辑和修辞学,以及四目(quadrivium):算术、几何、音乐和天文学;现代的博雅教育(liberal arts education)则包括人文学科和基础自然学科,及文理学科的教育,有别于专业教育和技职教育。

2_副本.jpg

接下来,黄教授论述了中西方大学的形态。他重点介绍了近代大学发展理念的三个发展阶段:以纽曼(J·H·Newman)为代表的的乡村形态、以弗列科斯纳(Abraham Flexner)为代表的城镇形态以及以克拉克·柯尔(Clark Kerr)为代表的都市形态。黄教授敏锐地指出克拉克·柯尔创造的概念“multiversity”应当被翻译成多功能大学,而非巨型大学。紧接着,黄教授对当代美国大学的三种传统做了分析,即遵循人文学科本科教育的柏拉图传统、遵循自然学科研究生教育的毕达哥拉斯传统以及遵循应用社会学科的辨士学派传统。

      3_副本.jpg

黄教授据此对当代大学校长的标准、博雅教育的标准做了阐述,认为当代大学校长的角色应定位于调和鼎鼐者(mediator),而劳力或劳心不应被看作是博雅教育的标准,综合性大学不能沦为职业培训场所。此外,黄教授结合自己之前台湾中央大学担任通识教育中心主任的经历,逐一比较了香港城市大学、香港中文大学、新加坡国立大学、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及台湾多所高校同处于华人社会的高校通识教育。

最后,黄教授总结了通识教育的发展趋势,即要重视跨学科、跨领域的学习,必须打破专业至上的迷思,只有做好通识教育才能在专业上有所精进和突破,与此同时,通识教育还必须与生命教育相结合,并与时俱进,借用现代信息技术来改善教学与学习成效。

在互动环节中,我院研究生就通识教育的一般机制问题与黄教授展开了深入的探讨。唐斌教授做总结发言,他对黄藿教授用心、认真、细致的工作表达了感谢,认为黄教授是用汉语来讲西方文化的典范,并激励我院学子要努力学习黄教授系统、严格的学术规范和严谨的学术态度。